“农家女”入围天猫精灵方言大赛

2019-6-14 9:33:43 今日南部 浏览:

   “江二姐炕馍馍,馍馍香斗干姜,干姜辣斗黄蜡,黄蜡苦斗鸡母……”邹雪花第一次听到这首地道的南充儿歌,还不到3岁。30多年后,这位面对镜头始终感到紧张和拘束的川妹子,却格外轻松地唱出了一大段只有南充人才听得懂的童谣,流畅得仿佛压根不用回忆和思考。
   邹雪花是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东坝村的普通村民,在村里开着一家天猫优品专卖店,6月13日她就要去参加天猫精灵四川方言大赛了。和她一同参加比赛的人里有不少“明星”选手:抖音拥有400多万粉丝的“大V”,留学美国、精通三门外语的“学霸”,专业配音员,甚至还有一位说得一口流利成都话的美国人江喃。
   能与这些人同台较量,而且较量的还是每天挂在嘴边的“方言”,这消息让小小的东坝村沸腾了。
靠声音走出大山 南充农家女希望为家乡“代言”
   前两天,邻居们突然送来了一大堆横幅,不由分说挂到了她的小店外面,“雪花姐姐放心飞,乡里乡亲永相随”“雪花粉丝千千万,方言决赛勇夺冠!”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印上了横幅,挂在楼外面,邹雪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又觉得很骄傲。村委会甚至还腾出了一个小广场,通知大家在6月13号晚上一起去广场上看比赛直播,给她加油,“你现在是全村的希望!”朋友半开玩笑地冲她说。
   在接到导演组电话通知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不仅街坊四邻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连村委会和党委书记都跟她确认了两三遍“真的啊?”
   不但是真的,而且是认真的。邹雪花按照导演的要求,开始录制各种方言的声音小样,一遍遍对着镜子练习走路、说话的姿态,还特地买了好几套新衣服,准备在比赛的时候穿。
   兴奋、喜悦与信任的背后,在距离南部县几百公里外正筹备四川方言大赛的导演组却对这个唯一的农村的选手有些担心:“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舞台经验,或者有的人本身就是专业的配音员,但是邹雪花不太一样。直播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我们给她布置了一些‘作业‘让她多做一些练习,录下来我们再指导她怎么表现的更好。”
   不过,比赛的结果在邹雪花看来并不重要。“我只想把我最朴实的一面展现给大家就可以了。”她告诉记者,我去参赛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希望通过她作为代表把南部县的土产带到外面去,让更多人了解南部,带动一下当地的经济发展。“为了我的家乡,我一定要走出去,为我的家乡代言。”
用方言改变命运 临行前全村喊“雄起”
   在专访邹雪花时,记者注意到,邹雪花有着浓重的南充口音,这和其他几位选手比起来,更有特色,但却并不太容易让人听懂。
   不过,四川方言专家、《英格里希绝配百年四川话》的译注者张世光先生却在成都为这位农村选手远程“扎起”。“今之川人基本上都是各省移民的后裔,语言的大融合最终形成了各地不同的四川话,如南充话、泸州话、乐山话、内江话……现在一般说的四川话,实际上是四川各地方言的总称,其代表性方言是成都话,它们承载着各地的文化和历史,都值得我们保护和传承。”
   离开南充的前一天,邹雪花做完了导演交给她的最后一个“作业”:搜集一些有南充地方特色的方言童谣,并且完整地记录下来。她去了村里的活动中心,花了一下午时间和老老少少的队员们一起唱童谣、记童谣。
   现场非常明显地按照年龄分成了两个区域,一边是40多岁甚至年龄更大的叔叔阿姨,时不时冒出一连串的童谣,冒出欢快的笑声;另一边是20多岁的年轻人,面带微笑,沉静地在一边看着,邹雪花把话筒塞给另一边,年轻的女孩子迅速摆摆手“我不会了,我听过,但是不会说。”她收回了话筒,另一个阿姨笑嘻嘻地接过话头:“那我们教你嘛,天猫精灵以后都会说四川话了。”
   当邹雪花坐上车离开家乡前往决赛地的时候,村民们自然而然地围了上来,竖起大拇指用南充话喊“雪花雄起!”
   6月13日晚,天猫精灵四川方言大赛将打响最终决赛,届时邹雪花、江喃、“魔音改哥”等选手将竞逐“方言声模”,淘宝直播、优酷直播等多平台将同步直播。最终的冠军,将会获得为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录制四川方言语音,这份时薪高达700元/小时的工作“offer”,所有参赛者还将以“四川发音人”的身份,被永久收录在“方言博物馆”中。《华西都市报》

 

[收藏本站]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